<li id="3dkpf"></li>

      <output id="3dkpf"><ins id="3dkpf"></ins></output>

      <li id="3dkpf"></li>

      <dl id="3dkpf"></dl>

      <li id="3dkpf"><ins id="3dkpf"><strong id="3dkpf"></strong></ins></li>
        <output id="3dkpf"></output>
        <dl id="3dkpf"></dl>

        1. <output id="3dkpf"></output>

                  <dl id="3dkpf"></dl>
                  <li id="3dkpf"><ins id="3dkpf"><strong id="3dkpf"></strong></ins></li><dl id="3dkpf"></dl><output id="3dkpf"></output>

                  <output id="3dkpf"></output>

                  <form id="3dkpf"><s id="3dkpf"></s></form>
                  金馬以外的李安,正在籌備一部科幻電影
                  頭條

                  2018-11-22 10:57:42

                  請大家給電影人一點尊重。

                  金馬獎頒獎典禮結束了,而關于電影之外的紛爭卻沒停止。

                  先心疼安叔三秒。

                  頒獎禮結束后,已經凌晨時分,疲憊的李安在后臺接受媒體采訪表示:

                  “我們希望就藝術論藝術,不希望有任何的政治事件或其他的東西來干擾,藝術是很純粹的。我希望大家能尊重這一點,金馬獎能有今天這樣的成果,今天有95%以上的影人都出席了,在華語區沒有一個影展可以這樣,所以金馬在大家心里是有分量的。請大家給電影人一點尊重。”

                  獲得最佳導演的張藝謀,在后臺和李安說了類似的話 :“華語電影還有很漫長的路要走,我們實際上大家都有共同的責任,就是要把華語電影推到國際上,讓它發揚光大……”

                  64歲的李安,參加金馬30年,如今放下好萊塢新片項目,第一次當金馬獎主席,卻遭遇最尷尬的事情。金馬作為華語電影的評獎翹楚,聚集著電影佼佼者們,他們對電影心懷敬畏,充滿理想和希望。這場風波最傷害的,是多少電影人背后的努力與堅持。

                  27年前,李安憑借《推手》首次入圍金馬,與王家衛的《阿飛正傳》、楊德昌的《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狹路相逢。男主角郎雄榮獲影帝,后兩者分獲最佳導演與最佳影片。之后,郎雄在《喜宴》《飲食男女》繼續扮演父親,造就了烙印影史的東方父親的銀幕形象。當2002年,郎雄因病去世后,李安曾說過“不只是郎叔走了,好像對我來講是一個時代過去了”。這之后,他再沒再沒拍過臺灣題材的電影。

                  1991年,李安首次入圍金馬獎

                  李安此次回歸,任期四年,在他眼中,金馬獎以相對公正、開放的態度而受人尊敬。他“希望能一代一代讓它(朝著)更健康、更公平、更開放的方向發展”。相信明年的金馬,在安叔的掌舵下,會朝著更好的方向揚帆起航。

                  今天,借此之際,讓我們回歸的電影本身。為大家再次回顧梳理一下李安導演的作品以及他最新籌備的作品《雙子煞星》。他近30年的電影路,始終堅持自己的理念、踏實筑夢,而且從不打「安全牌」,反而不斷突破自己的舒適圈,在各種不同的題材、片型、文化、制作團隊間轉換、嘗試。李安的風格難被定義。他游刃有余地大幅度跨越多元的題材,每一部作品都處理得細膩深刻,且將個中情感拍得讓東西方觀眾都能理解。

                  01

                  「父親」三部曲

                  李安1984年紐約大學電影學院畢業后,盡管畢業作品受到注目,卻始終沒有片約上門,失業長達6年。期間,他寫下多部劇本,不斷找片商碰運氣,終于在1990年憑《推手》和《喜宴》,入選臺灣新聞局優良劇本,吸引到中影副總經理徐立功的注意。1991年,李安拍攝第一部長片《推手》,正式開啟了導演生涯,取得叫好又叫座的成功后,緊接著又拍《喜宴》、《飲食男女》。這三部片共同的主題,都在描述傳統華人家庭觀念在現代社會受到的沖擊,尤其側重「父親」的形象,而且父親的角色皆由已故演員郎雄飾演,所以又被稱為「父親三部曲」。

                  《推手》(1991)

                  《推手》敘述華人父親和美國媳婦之間的溝通障礙及文化差異。本片不只取得票房上的成功,也獲得金馬獎8項提名,及亞太影展最佳影片獎的肯定。

                  李安曾自言,父親對他的影響深遠,自己也和無數華人一樣,對原生家庭、親子關系的感受是很復雜的,懷著既感恩、尊敬,又充滿抗拒、叛逆的糾結心理。他也誠實地自剖,是透過拍完父親三部曲,才終于解開了自己心中對父親、家庭與傳統價值的羈絆。

                  「郎叔」扮演的父親,不只對李安來說意義重大,也成為無數影迷心中最具代表性的父親形象。郎雄過世時,李安還說:「我很少用同樣的演員,只有郎叔,只要他在世,我拍的華語片都有他。尤其是前面的三部曲,第三部《飲食男女》是為了他拍的。這是我唯一一次這么做。」

                  《喜宴》(1993)

                  《喜宴》則是美國華裔同性戀者被父母逼婚的故事。這樣一個極具矛盾、沖突性的題材,卻被李安溫柔地寫成了一個有歡笑也有淚水、有痛苦卻也有溫情的家庭喜劇。

                  李安憑本片贏得了第一座柏林金熊獎,同時也入圍金球獎和奧斯卡獎最佳外語片。除了國際獎項之外,他也拿下金馬獎最佳影片及最佳導演獎,短短兩年間,迅速成為臺灣電影界最受矚目的后起之秀。

                  《飲食男女》(1994)

                  1994年,李安與徐立功再次合作打造《飲食男女》,場景從美國搬回臺北,劇情描繪一個家庭中成員之間的矛盾,以及現代都市中的人際互動。這部電影再次廣受好評,也讓李安連續兩年同時在金球獎和奧斯卡獎獲得最佳外語片的提名。好萊塢更在2001年,買下這部電影的版權,翻拍成《玉米粉圓餅湯》(Tortilla Soup)。

                  李安的前三部電影,沒有巨額的資金和先進的器材,卻憑著優秀的劇本、演員,以及李安用鏡頭說故事的長才,拍出了同時在商業上、藝術上備受肯定的經典作品,也奠定了他雅俗共賞、真摯深刻的作品特色。

                  02

                  英國古典歷史劇

                  《理智與情感》(1995)

                  李安前三部電影作品的成功,為他拿到了進入好萊塢的入場券。1995年,他受邀執導改編自簡·奧斯汀小說的同名電影《理智與情感》。李安于本片中與實力派女星艾瑪·湯普森(Emma Thompson)、已故的「斯內普教授」艾倫·瑞克曼(Alan Rickman)、英倫情人休·格蘭特(Hugh Grant)及當時初出茅廬、還沒接演《泰坦尼克號》的凱特·溫絲萊特合作。

                  據聞,《理智與情感》的制作人Lindsay Dora是看了李安的《喜宴》,深受他的有趣和浪漫所吸引,而選中他來擔任本片的導演。看這部由艾瑪·湯普森改編的劇本后,李安對他們說:「我要讓這部電影重重地擊碎人們的心,他們得花上兩個月的時間才能痊愈。」

                  令好萊塢驚艷的是,李安和其他在好萊塢闖蕩的華人電影工作者不同,并不靠拳腳功夫來吸引西方觀眾,反而具有濃厚的人文色彩,藝術性強,而且人物心理的刻畫格外出色。本片的成功更重新引起了人們對簡·奧斯汀作品的興趣,許多類似題材的作品如《傲慢與偏見》接連問世,但李安的《理智與情感》始終被評為史上改編簡·奧斯丁作品最成功的電影。《理智與情感》也為他贏得第二座柏林金熊獎,7項奧斯卡提名,最終則獲得金球獎最佳戲劇片獎與英國BAFTA最佳影片獎。

                  03

                  美國家庭倫理劇

                  《冰風暴》(1997)

                  1997年,李安完成了他到目前為止最受影評人贊譽的一部電影:《冰風暴》。故事以70年代的美國為背景,以苦樂參半又不失風趣的眼光,敘述一個中產家庭內外的崩解。本片結構嚴謹、氣氛凝重,含蓄地體現了那個年代的種種矛盾與不安,凸顯出大環境給人的無力感。本片中還可以看到前任「蜘蛛俠」托比·馬奎爾 (Toby Maguire)走紅前的青澀模樣。

                  李安本人則以「尷尬」兩個字形容這部電影的精神:「1973年是美國最尷尬的一年:有尼克松、有保守的中產階級、越戰確定挫敗、經濟上停滯膨脹,還有能源危機。然而,尷尬可以是一種深刻而具啟迪性的經驗。」

                  盡管這部電影展現了李安高度的藝術內涵與技巧,奠定了他在美國電影界的一席之地,票房上卻不盡理想,可說是一次精彩但留有遺憾的嘗試。

                  04

                  美國南北戰爭

                  《與魔鬼共騎》(1999)

                  李安的下一部作品,挑戰了高難度的題材:美國南北戰爭。這部電影描述幾個年輕人在戰爭前后的成長歷程,不從戰場上廝殺切入,反而帶觀眾在人際關系里了解這場戰爭,刻畫了人性的矛盾。在李安細膩內斂的敘事之下,本片節奏徐緩動人,那些矛盾未被尖銳化,卻更令人沉吟思索,余韻無窮,還曾被美國影評人喻為「史上最好的南北戰爭電影」。

                  可惜的是,這部電影僅管影評口碑依然熱烈,票房卻和前一部作品《冰風暴》 一樣慘敗,招來了「曲高和寡」的感慨和批評。

                  05

                  中國武俠片

                  《臥虎藏龍》(2000)

                  李安在美國闖蕩,拍了三部片后,拍攝“父親三部曲”的老搭檔徐立功邀請他回到亞洲,拍中國傳統的武俠電影。李安很高興能有機會實現兒時的夢想,便一口答應接下《臥虎藏龍》的拍攝計劃:「《臥虎藏龍》是我多年來一直想實現的夢想———置身于中華大地,得地利人和之優勢,拍一部用心于傳統文化與感情的武俠片。」

                  李安的武俠片,獨到之處在于「俠義」的境界意蘊與細膩平常的人際糾葛。李安一反自90年代起「重武輕俠」的風潮,不做只重其形的武打花招和特效,而是以較文藝、深層,且富有詩禪的長鏡頭,搭配武術指導袁和平「快、狠、準,簡潔有力、花招較少」的武術風格,不僅盡顯中國武術的力與美,也帶領觀眾領略武俠更豐富、更人性的精神意涵。

                  《臥虎藏龍》上映后,取得驚人的成功,在許多國家(包括美國和英國)成為有史以來最賣座的外國電影,并成為全球華語片收入最多的電影。此外,本片更獲得奧斯卡獎10項入圍,其中包括大獎:最佳影片獎、最佳外語片獎與最佳導演獎,成為史上入圍奧斯卡最多獎項的外國電影,最終拿下最佳外語片獎及三個技術獎項。

                  06

                  漫威英雄片

                  《綠巨人浩克》(2003)

                  李安于2003年回到好萊塢拍攝《綠巨人浩克》。這是他第一部大成本的電影作品,得到的評價卻相當兩極,更有人稱這是李安的「黑歷史」。本片上映后,口碑和票房都不佳,帶給李安極大的打擊,甚至讓他萌生退意,最后在父親的鼓勵之下,才打消退休的念頭。然而,《綠巨人浩克》真的這么失敗嗎?

                  其實,李安拍《綠巨人浩克》時是帶著強烈的企圖心,做了一個大膽的嘗試。他并不想拍常見的超級英雄商業大片,而是看中了綠巨人這個角色非比尋常的復雜人生,以及他身上種種待挖掘、引人遐思的故事。

                  他試圖跳脫超級英雄電影原來的框架,極力拍出一個不幸的男人,如何被自己無法控制的超能力撕裂,以及這其中的荒誕。此外,李安最擅長處理的,是細膩的人際關系和情感,因此「父子情」在本片中變得突出,原本漫威迷最期待的動作戲不再是重點,也難怪惹得粉絲紛紛給予差評。面對這次堅持忠于自己的理念,卻鎩羽而歸,李安也不禁嘆自己是「做了烈士」!

                  07

                  同志情事

                  《斷背山》(2005)

                  揮別《綠巨人浩克》的挫敗,李安接著投入小成本的制作《斷背山》,劇本根據入圍普利策小說獎的短篇故事集《斷背山:懷俄明故事集》所改編。盡管一開始找不到資金,還被人視為笑話,但李安讀完原著后深受感動,表示斷背山上有一種神秘的情感,讓他告訴自己,無論如何一定得拍這部電影。本片再次展現李安探索人心深處的能力,且在上映后引發熱烈關注和討論,票房上也大獲成功,橫掃國際上71個獎項,其中包括威尼斯金獅獎,以及其他52個提名,成為當年度最風光的電影。這也是李安首次贏得奧斯卡導演獎,成為第一位獲此殊榮的亞洲人。

                  李安在訪談中也多次透露關于演員們的種種趣聞。關于杰克·吉倫哈爾,李安說他「很適合演浪漫愛情故事」。希斯·萊杰則是「一進門就想立刻演給我看,他還告訴我,他叔叔跟主角恩尼斯很像,都是非常有男子氣慨卻又恐同的同志,也在農場工作。」

                  女性角色的部分,李安各面試了20到30位演員,然而米歇爾·威廉姆斯(Michelle Williams)第二個進來試鏡時,李安就一眼看中了她。至于安妮·海瑟薇(Anne Hathaway),李安坦承:「我其實并不熟悉她演過的作品。試鏡前,環球的選角導演還跟我說:『下一位進來的演員會先為她的穿著打扮道歉,讓她道完歉再開始試鏡。』」原來安妮·海瑟薇那時正在拍《公主日記2》,只能利用午餐時間來參加試鏡,所以才會穿得像公主,又畫了大濃妝。、

                  08

                  歷史愛情片

                  《色·戒》(2007)

                  拍完《斷背山》,李安回到東方,拾起張愛玲的短篇小說《色戒》,以二戰期間被日本占領的上海為背景,繼續探索情欲與人性。李安不只找來香港影帝梁朝偉、實力派女星陳沖、偶像巨星王力宏主演,更挖掘了一塊璞玉,以「王佳芝」一角將新人湯唯捧上國際。盡管這部片受到的關注,大多來自于露骨的性愛畫面,但李安確實借電影中三段大尺度的情欲戲,將諜對諜的戰栗、凄婉的愛情與大時代的動蕩表現得淋漓盡致。而他不受制于張愛玲文字的魔障,不死守小說的章法,而是另外挖掘出文字底下的惆悵幽恨,也令《色戒》成為改編張愛玲小說的電影中最成功的一部。

                  然而李安亦坦言拍攝《色·戒》時,承擔極大的心理壓力,因為擔心片中的「色」,會使他在道德上被指責,也擔心朋友與親人將會如何看待他。但他同時表示自己無法回避這個問題,因為拍電影是觸探自我內心深處很復雜的東西,要將這些表現出來不能講道德,也不能講法律,而是其中的模糊地帶。他還強調:「這就是藝術!」

                  《色·戒》最終為李安贏得生涯中第2座威尼斯金獅獎,也在金馬獎上大放異彩,獲得七個獎項,成為當屆最大贏家。

                  09

                  嬉皮年代

                  《制造伍德斯托克音樂節》(2009)

                  《制造伍德斯托克音樂節》描述1969年夏天,猶太青年艾略特承辦伍德斯托克音樂節,起初以為只有五千人出席,卻吸引了50萬人次的故事。電影中細膩呈現嬉皮時代,年輕人放浪不羈、崇尚自由的特色,同時也生動描繪了父母和兒子三人間的家庭關系,以及主角個人的生命探索。與李安前幾部較沉重、抑郁的作品相較之下,本片顯得更單純、浪漫、輕松,然而片中所呈現的呼麻、吸食迷幻藥等放縱狂歡,也相當程度上挑戰了社會禁忌。

                  10

                  奇幻哲學

                  《少年Pi的奇幻漂流》(2012)

                  《少年Pi的奇幻漂流》是李安首次拍攝的3D電影,故事改編自加拿大作家揚·馬特爾的同名小說。電影主要在印度和臺灣拍攝,其中,許多場景都是在臺中的水湳片場完成。李安甚至耗資1億5千萬元臺幣,搭造了一個長75公尺、寬30公尺、深3公尺的造浪池,以制造數百種浪形。

                  《少年Pi的奇幻漂流》在全世界受到歡迎。李安表示,每個人的生活、信仰、經驗都不一樣,所以大家看這部電影,想象和解答的方向都不一樣,而重點是「在面對困苦和疑惑的時候,我們要怎樣抓住一個可以信仰的力量?」此外,他也認為,「上帝在哪?」、「為什么有人類?」、「存在的意義」等問題,很難用理性去討論,但做為電影人,他喜歡去多方探究,因為生命與靈性有關,沒有靈性的生命則是黑暗、荒謬的。

                  本片在首映當天便開出亮麗票房,并入圍奧斯卡11個獎項 ,讓李安再次獲得奧斯卡最佳導演的殊榮。

                  11

                  最新攝影技術

                  《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 》(2016)

                  《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 》因采用突破影史的 3D、4K 高畫質、每秒 120 幀的規格拍攝,而造成全球轟動。盡管影評、觀眾對于全新超高畫質的科技有擁護也有批評,但李安的勇于嘗試的確為影史翻開嶄新的一頁。

                  他在訪談中表示:「如果能夠看得更清楚,銀幕上的故事就會成為觀眾自己的,」這個作法打破了電影過去的陳規,不再是導演要觀眾看哪里,觀眾就看哪里。這樣的做法,會讓觀眾產生第一人稱的主觀,每個觀眾也就成為主角,投射出強烈的認同感,因此更加理解年紀輕輕成為戰爭英雄,歸國后卻在光環與榮譽的包圍下,逐漸看清戰爭的真面目的比利林恩面臨的掙扎和失落。

                  12

                  科幻動作

                  《雙子煞星》(2019)

                  李安的新片目前正在緊鑼密鼓地籌拍當中,預計明年上映!《雙子煞星》描述一位已屆中年的殺手被指派暗殺任務,但他的暗殺對象卻是比自己年輕數十歲、能力正值高峰的自我復制人。本片主角陣容確定由威爾·史密斯、《星際特工》指揮官克里夫·歐文(Clive Owen)以及《冰血暴》女星瑪麗·伊麗莎白·溫斯特德(Mary Elizabeth Winstead)組成。

                  《雙子煞星》

                  回顧李安近30年的電影路,他始終堅持自己的理念、踏實筑夢,而且從不打「安全牌」,反而不斷突破自己的舒適圈,在各種不同的題材、片型、文化、制作團隊間轉換、嘗試。有人批評他沒有自己的風格,他卻沉穩又從容地說:「風格是讓那些沒有風格的人去擔心的。」 其實,真正領會李安作品的人,便會知道,他的風格從來不變,不論說的是哪種故事、跳到了哪個時空,他作品的核心永遠都是直指人心、啟迪人性的。

                  在電影的世界里走過數十個寒暑,李安笑言自己從來不覺得自己成為了電影的主人,而是電影永遠的奴隸。他總是很謙卑,說自己不懂的太多,總是在學習。歲月在他的鬢發、面容留下痕跡,但他的認真、毅力與敏銳,讓他活成了「世界上唯一扛得住歲月摧殘的就是才華」這句名言的最佳見證。

                  相關圖書推介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一部電影的誕生》

                  讓-克里斯托夫·卡斯泰利(Jean-Christophe Castelli)曾以雜志編輯與自由撰稿人身份在《名利場》《時尚先生》及《電影制作者》等雜志上發表過文章。投身電影界后,在獨立電影制片公司“好機器(Good Machine)”擔任劇本監制,參與了眾多電影項目并開始了與李安的長期合作關系,第一次是為1997年的《冰風暴》進行文化背景研究,緊接著是為2000年的《臥虎藏龍》做故事拓展。在進行自己的寫作項目同時,卡斯泰利還在繼續為李安做相應的研究與拓展工作,并以聯合制片人的身份參與了《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本書全面記錄了影片《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從前期策劃、輾轉世界各地的拍攝到后期視效合成的制作流程: 由感動世界的原著出發,你將跟隨李安、派和老虎帕克的腳步,從印度的古老城市到臺中的廢舊機場和墾丁的海岸線,最后到達了蒙特利爾。你將看到一個大型團隊專業而富有創新精神的合作,將看到綠幕和攝影機環繞下的游泳池變成了暴風肆虐的大海,將看到一只活生生的老虎從計算機中生成,還能見到日復一日的思考、討論以及趣味盎然的八卦瑣事。這些專業的工作細節能給你帶來電影制作的直觀感受,使你了解一部奇跡般的影片如何成型,以及具體到細節的不可思議的視覺奇觀又怎樣一步步地誕生。


                    
                  本文由 @頭條 原創發布于拍電影網,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分享到
                  0條評論 添加新評論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立即注冊
                  相關推薦
                  熱門標簽 更多標簽 >
                  Top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