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id="3dkpf"></li>

      <output id="3dkpf"><ins id="3dkpf"></ins></output>

      <li id="3dkpf"></li>

      <dl id="3dkpf"></dl>

      <li id="3dkpf"><ins id="3dkpf"><strong id="3dkpf"></strong></ins></li>
        <output id="3dkpf"></output>
        <dl id="3dkpf"></dl>

        1. <output id="3dkpf"></output>

                  <dl id="3dkpf"></dl>
                  <li id="3dkpf"><ins id="3dkpf"><strong id="3dkpf"></strong></ins></li><dl id="3dkpf"></dl><output id="3dkpf"></output>

                  <output id="3dkpf"></output>

                  <form id="3dkpf"><s id="3dkpf"></s></form>
                  音樂是幫助電影講好人的故事丨專訪作曲家金培達
                  頭條

                  2018-07-27 11:23:49

                  金培達配樂的電影不勝枚舉,《七月與安生》《十月圍城》《忘不了》等電影的原創音樂均出自他手。他多次獲得金馬獎、金像獎最佳原創音樂獎,他為電影《伊莎貝拉》創作的音樂更是獲得柏林電影節最佳電影音樂銀熊獎。

                  你可能沉迷在《伊莎貝拉》的愁緒與迷離中,沉浸在《寒戰》緊張的氣氛里,也可能陷入《如果·愛》的情感漩渦里。或許你熟悉這些電影撲朔迷離的故事情節,對拍攝手法也了然于心,但是卻忽略了電影作為視聽藝術的“聽”,殊不知經典的電影音樂既可以喚起對影片的記憶,也可以獨立成篇反復回響。

                  音樂

                  有一個名字串聯起我們剛才提到的這些電影,他就是香港作曲家——金培達。他參與配樂的電影不勝枚舉,《七月與安生》《十月圍城》《忘不了》等優秀電影的原創音樂均出自他手。他多次獲得金馬獎、金像獎最佳原創音樂獎,他為電影《伊莎貝拉》創作的音樂更是獲得柏林電影節最佳電影音樂銀熊獎,他也因此成為第一位獲得該獎的華人音樂人。

                  7月20日,第七屆香港主題電影展“歲月留聲 港影港樂”在北京百老匯電影中心開幕。 金培達先生作為香港優秀作曲家代表之一出席了活動現場,他的配樂作品《如果 ·愛》《寒戰》《忘不了》《武俠》也在此次活動中展映。

                  他強調,電影要講故事,音樂也是幫助講故事。理想狀況下我們還是要說電影,說故事,說主題,這個故事要講什么,它要表達什么。所以要先知道電影要說什么故事才能知道它配什么音樂。拍電影網記者有幸采訪到金培達老師,聽金老師講述他的入行20年的電影音樂創作的點滴幕后,以及他獨特的人生體驗。


                  誤把流行樂當古典樂,陰差陽錯入行

                  Q1 您以前是學古典樂的,怎樣的機會讓您接觸到電影配樂呢?

                  金培達:我父親的工作是在夜總會里面彈鋼琴,所以我從很小的時候就開始聽音樂。但是基本上以流行樂為主,我小時候愛聽鄧麗君的歌。學古典樂是一個意外,當時我中學畢業到舊金山州立大學之前,一直認為學古典樂就是學鄧麗君。所以說我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學了古典音樂,它打開了我的視野,我在學習過程中也很喜歡。

                  我不知道學了古典樂以后有什么用,但這好像已經變成了一種習慣。最終我沒有畢業,因為我在香港就喜歡寫歌,一直在寫,所以后來轉校到Dick Grove音樂學校去學編曲,接觸到各種類型的風格,這些經歷幫助我以后做配樂。

                  真正入行做電影配樂,是因為1990年左右回香港我認識了雷宇揚(香港演員)。我們是兩個世界的人,但是有一個共通點,就是很喜歡電影,我們談電影可以談一整天。1995年,他有了一個做制片的機會,就問我要不要試試配樂。之前我完全沒有做過,只是因為單純的喜歡,所以就答應了。現在想起來是當時膽子還是挺大的,因為我雖然幫人家做各種編曲,但是根本就沒有正式學過和做過電影配樂。可能因為覺得自己在看電影的時候能感覺到音樂旋律,才勇敢接下了。機會有時候來得很奇怪,他問我要不要做,我說做,就這樣開始了,一直到現在。

                  Q2 在您的很多電影作品里面經常用到弦樂,您是比較偏愛這種音色嗎?

                  金培達:其實弦樂在配樂中很常用,無論表達的是個人化的還是比較偉大的情感,它都能夠起到一個共鳴作用。弦樂是一個電影配樂里面一個很基礎的東西,你可以沒有銅管,沒有木管,但是弦樂往往都有。所以這個也不是我獨家所用,可能因為你看的電影多,很自然地就會這樣認為。

                     

                  先讀劇本,音樂是幫助電影講故事

                  Q3 您是在什么階段進行電影配樂工作的,會提前讀劇本嗎?

                  金培達:以前我剛開始做配樂的時候,是先看看故事大綱,之后等它拍好有一個片段出來再去作曲。后來不管是導演也好,監制也好,大家開始對這個事情越來越重視。在時間許可的情況下,一定要先讀劇本,原因可能是我希望在電影拍之前可以聽到一點音樂,得到一點感覺。比如接下來我要做一個金庸武俠電影的配樂,明年才開始拍,今年導演寫劇本的過程中我就在看,而且還不是最終版的劇本。我們不討論音樂,只討論故事,這是理想的情況。電影要講故事,音樂也是幫助講故事。所以要先知道我們要說什么故事才能知道它配什么音樂,除非導演有一兩首他最喜歡的,那他會跟我討論說這個行不行。但是理想狀況下我們還是要說電影,說故事,說主題,這個故事要講什么,它要表達什么。


                  《伊莎貝拉》的靈感來源是時代

                  Q4 您06年為電影《伊莎貝拉》創作的音樂獲得了當年柏林電影節最佳電影音樂銀熊獎,我在讀大學的時候老師還給我們播放過其中的幾首曲子,我特別喜歡。想知道您在創作這組作品的時候,靈感來源是什么?

                  金培達:這個故事是講一個中年警察碰到一個自稱他女兒的人,而產生的一種關系。背景是澳門回歸截止一百天,彭浩翔導演很想把一個時代的事情放進去。澳門回歸與女兒回家這兩件事情,它有一點情感上的勾連。所以覺得用葡萄牙風格的音樂是很對的,可能代表了一種快要在你的文化里邊深入的東西,給它一個轉變。這個警察面對的也是一個改變,原來他還有家人,這是他的女兒。

                  我覺得因為導演有把殖民地的情懷放進去,所以用葡萄牙音樂就剛好,靈感就是這樣產生的。它的故事如果不講這個時代背景,只講一個人遇到比如說我是你女兒,它也是一個故事,它可以發生在世界上任何一個地方,但是恰恰是在澳門,那個時代要過去了,生命要改變什么東西。所以它不是情感的一個出發,而是說時代背景給我們一個靈感。

                  有了這個想法之后,我跟導演找了很多葡萄牙音樂來聽,當時在聽的時候他已經拍完了。他的拍法也跟這個音樂很像,澳門實際上人很多,他鏡頭里的卻是空的,很像音樂傳達出的迷茫。而且葡萄牙的傳統樂fado,英文是fate,就是命運,他們的音樂都有一種內心的渴望,一種longing,希望這個情感得到一個滿足,有點哀怨的東西在里面,所以跟他拍的風格很像。

                   

                  成長是《如果·愛》的主角

                  Q5 如果說您在創作《伊莎貝拉》的時候可以關聯到時代背景,那這次展映的陳可辛導演的歌舞片《如果·愛》,您在配樂的時候參考是什么?

                  金培達:《如果·愛》是陳可辛導演第一次嘗試的電影類型,所謂的音樂劇電影,我們都覺得這個電影應該不是純正的音樂劇電影,歌曲的量相對比較少。這部電影沒有什么參考可言,因為它沒有實在的歷史背景,但是它有一個東西,就是回憶和轉變。這個東西你可以說是參考,也可以說是我在做音樂時候抓到的這個點,讓音樂更動人。   

                  如果《如果·愛》說的是成長,它的時代背景就叫成長兩個字,但一切都變的時候,有一些過往發生其實已經斷掉了,這部戲探討的是那些得到和失去的。在戲里面,金城武這個角色想延續和找回的東西,其實都過去了,到最后他得到釋放因為他接受了事實,他很安分地把這份情感放在回憶里面。

                  因為他不能再疑惑發生過的是真的,還是記得住的是真的。總之,電影在結尾的時候表現出這段情感不再是遺憾,因為你接受了時代的改變,你接受了有些東西是回不去的,但是并不表示那些都是假的,它還是美好的。所以可能是參考我們的人生吧,因為成長、時代、回憶,這些大家都經歷過。所以有時候做音樂人,尤其是像這樣的電影我們特別需要在情感上找到和抓住一個點,跟導演的感受不一定完全相同,我需要找到我自己的說法。

                   

                  古裝和現代戲沒有本質區別

                  Q6 您還參與過很多古裝片的配樂,古裝片和現代電影在創作的時候會有什么不同嗎?

                  金培達:最明顯的就是樂器。比方說狄仁杰是唐朝的,但是你不一定用唐朝的音樂和樂器,你要想象一種聲音,大家一聽覺得合理,但是你不能太細化。或者你刻意不管朝代,也是一種處理。

                  我想說的反而是相同之處比不同多,不管你講古代故事,還是現代故事,全世界的故事對我來講只有一種,就是一個人要從這里走到這里,他想要某個東西,然后這個過程中有人阻擋不給他,結局是拿到或者拿不到,全世界故事都是這樣的。所以對我來講,剛才說的朝代、樂器,其實某種程度上有點理所應當。我給你這個答案是技能層面的。但是我覺得其實最重要的是在這個過程里面,無論是領悟一種智慧或者情感上的失落、一種悲哀,能把它表現出來。古裝也好,科幻也罷,最后還是講人的故事,所以它相同的地方比不相同的地方更重要。不管是用鋼琴、吉他還是笛子、琵琶,你的意圖沒有變,還是希望能夠幫助導演把人的情感發揮出來。

                  Q7 除了跟陳可辛這樣的大導演合作之外還合作了一些年輕導演,有什么不一樣的體驗嗎?

                  金培達:首先肯定是經驗,他們對音樂的理解或者說要求的方式都會有點不太一樣。有經驗的導演可能知道音樂的威力在哪兒,所以相對來說怎么用音樂他們會想得比較多元化,比較透。

                  新導演可能還是停留在那個氣氛,一個場面的東西里,但這個也不是絕對的。新導演里面偶爾也會碰到一些對音樂的要求不只是場景的問題,而是像我剛才說的挖掘它的主題和情感。但是大部分是像我剛才說的,因為經驗不夠,用音樂的手法會比較少。


                  《寒戰》是一種文法

                  Q8《寒戰》的音樂從頭到尾一直都有,您是看完這個片子以后才這樣做的嗎?

                  金培達:絕對是看了之后,這個事情挺有趣的,因為從頭到尾都鋪音樂的這種,老實說已經過去十幾年沒那么流行了。以前八十年代,鋪滿音樂,現在有些電影有些地方不放,讓音樂出來的時候有對比就更加重要,;而現在在美國歐洲也是,電配的審美相對來說跟以前不是完全一樣了。兩位導演跟我一樣,也是美劇控。這個戲我覺得它反映了很多在香港和國內的一些剪片習慣:鋪著音樂來剪。所以他剪出來的時候那個鏡頭長短都是不一樣的,這種沒有說好跟壞,它是一個潮流。

                  我當時給導演看完,他通過之后我還說有幾段音樂我想拿走,但是當時不放不行,因為電影剪輯的方式我一看知道是鋪著電子音樂來剪的,那個文法就是非得加音樂不可。

                  但實際上我覺得音樂實在太多了,已經想辦法剪掉一點點。所以這個東西跟審美,跟時代還是有點關系。我當時跟兩位導演說,有沒有辦法下一次你們拍的戲選一兩場在剪的時候不要用音樂剪,那效果絕對不會一樣的。因為放著音樂剪等于說幫助你解釋這個戲,沒有的話,你就會用純影像的思維來解釋這場戲。《寒戰》這種剪法,每一個鏡頭很短,這種基本上我在旁邊一看說不加音樂有點不太舒服,文法不太對。

                  舉個例子,就拿《旺角黑夜》來做下對比,我常常出去提到這部戲。里面有一場戲,說一個人在一個公寓里面,警察要去抓這個人。我第一次看整個過程是沒有放音樂剪的,沒有對白,氣氛很緊張。拿鑰匙然后開門,一開門那個剛上任的新手警察就開了一槍,在已經安靜了差不多3分鐘的時候突然就開了一槍,我跟導演說不要音樂,我說你都剪到這個地步還要什么音樂。有時候音樂有它的威力,但是審美還是要平衡一下。那個戲我后來還是加了一點很輕很輕的音效,比方說有些很緊張的,有個聲音,有個音效這么一下。我在香港前幾天講課講過這場戲,如果我現在做的話肯定一點音樂都不放進去,一點都不要。總感覺旁邊有個人在解說,我說完全不需要。

                  《寒戰》這種,它是一種手法,一種審美,沒有對跟錯,就是看你要什么。將來你們再訪問一些音樂人可以討論一下音樂的量在一部戲里面起的作用是什么。


                  《天堂電影院》常溫故常淚目

                  Q9 最后聊一下您的偶像莫里康內吧,他對您產生了怎樣的影響。

                  金培達:我很喜歡看《天堂電影院》,這個戲我看了太多遍了,當然不只是它的音樂,還是因為電影本身。每隔五年、十年再看一次,你的感受完全是不一樣的。這個戲里面的音樂,有一些聽了你會覺得很懷念、懷舊,有一些聽了情感很豐富,有一些聽了可能會有點流淚。

                  我覺得這個戲里面的音樂聽著會心痛的。痛這個字比較抽象,只是我個人說法而已,我會形容痛是因為你很難準確地說它是讓你悲哀或者什么,有時候聽著只是一種緬懷,它里面還有很多失落的東西。這部電影的主題就是在說遺憾,不論你怎么樣過一生都會有遺憾。

                  我第一次看覺得人生還是很美好。過十年再看,打動我的是艾佛特在火車站送多多的時候講的一段話,他說你走吧別再回來。一個老人心痛一個富有才華的年輕人被困在這個沒有前途的地方。

                  QQ截圖20180725170852

                  長大后的多多后來回到家鄉,為了獎項和榮譽他做的犧牲到底值得還是不值得,沒有答案,人生就是這樣。有時候人就是這樣子,一個決定,有人跟你講的一句話,可能會感謝一生。所以這部戲我特別特別喜歡,每一次看都有新的感悟,很多地方我臺詞都記得,他跟他媽媽說,我對不起你,有三十年沒回來,那他媽媽說你總是對的,我們都是過去的鬼魅,說我們是鬼。這真是在說人生啊。

                  另外,莫里康內寫旋律的方法跟我們不太一樣,比如我們稍微技術性一點地說結構,A段、B段、C段,這樣有段落性。但是莫里康內不一樣它是A,很大的十幾個小節再重復一次A,就是你可以聽一整天,一個大段落然后是永遠的無限的在重復,而且好像感覺不會完的音樂,你可以永遠睡在這個感覺里面。


                    
                  本文由 @頭條 原創發布于拍電影網,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分享到
                  0條評論 添加新評論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立即注冊
                  相關推薦
                  熱門標簽 更多標簽 >
                  Top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