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id="3dkpf"></li>

      <output id="3dkpf"><ins id="3dkpf"></ins></output>

      <li id="3dkpf"></li>

      <dl id="3dkpf"></dl>

      <li id="3dkpf"><ins id="3dkpf"><strong id="3dkpf"></strong></ins></li>
        <output id="3dkpf"></output>
        <dl id="3dkpf"></dl>

        1. <output id="3dkpf"></output>

                  <dl id="3dkpf"></dl>
                  <li id="3dkpf"><ins id="3dkpf"><strong id="3dkpf"></strong></ins></li><dl id="3dkpf"></dl><output id="3dkpf"></output>

                  <output id="3dkpf"></output>

                  <form id="3dkpf"><s id="3dkpf"></s></form>
                  編劇要駕馭故事貼地飛行丨專訪《我不是藥神》編劇鐘偉
                  佐爾巴

                  2018-07-25 11:30:38

                  不斷地寫作是成為好編劇的捷徑!

                  今年夏天,一部《我不是藥神》橫空出世,不僅票房節節攀高(19天累計票房29.31億),口碑也一路開掛。很多網友表示,這是目前中國現實主義題材與類型片結合得最完美的一部電影。編劇圈非常榮幸地采訪到了這一現象級電影的幕后締造者之一——編劇鐘偉老師

                   

                  關于影片改編的難點、編劇如何進行“田野調查”、人物的設定和類型電影本土化等問題,鐘偉老師都非常耐心地解答,為我們貢獻了一堂干貨滿滿的編劇課!


                  鐘偉原圖

                  鐘偉 編劇/制片

                  編劇作品:《我不是藥神》、《不能忘卻的阿布洛哈》

                  制片作品:《消失的子彈》

                   

                  編劇要駕馭故事貼地飛行

                   

                  編劇圈:由真實事件改編成電影的最大難點是什么?如何平衡真實性與戲劇性?

                   

                  鐘偉:真實事件改編成電影最大的難點就是平衡真實性和戲劇性。

                  改編真實事件的寫作過程就好像一次貼地飛行的過程,如果把地表當成真實性那天空就該是戲劇性。編劇要駕馭故事貼地飛行,故事越接近地表越真實,但是又不能太近,太近會失速,故事會流于婆婆媽媽拖泥帶水的敘述,甚至還會失控墜毀。但也不能太高,太高故事就飛了。

                  貼地飛行的時候往往還會陷入因為視角過低,迷失方向的可能,真實性是故事材質,戲劇性是故事目的,所以不能因為眼前的質感忘掉了故事要到達的目的地,這一過程非常考驗編劇的控制力。一般來說劇本從建制開始到中點需要盡量地貼地飛行,但過了中點,編劇就可以放飛故事了,中點之前的貼地飛行會讓觀眾習慣故事的語境,從而將自己交給編劇去引導,這個時候就是故事要觸碰戲劇云朵的時候了。


                  1

                   

                  編劇圈:據說您這次創作的過程中,走訪了30多個慢粒白血病人,我們都知道,對于現實主義題材的影視作品,“田野調查”是非常重要的,但面對龐大的素材,您是如何快速梳理出有用信息,為角色建構扎實的背景故事的?有什么技巧嗎?

                   

                  鐘偉:我不建議把采訪當做編劇首要的工作來做,這是教訓之談,編劇首先要做的工作就是確定劇本的故事主線,也就是先要有故事梗概,確定了這一點然后才是采訪,采訪必須為梗概服務,這樣才不會盲目采訪。面對大量的采訪素材,編劇要做的就是保留對梗概有用的,拋棄沒用的。有的素材看上去很不錯,很有質感,但如果它背離主題或對主控思想沒幫助,要舍得拋棄,不能節外生枝。

                  另外采訪不能過度,不能把采訪當成寫作,幻想通過采訪就能整理出一個好故事,這跟在大街上想要撿到好劇本一樣可笑,采訪不是越多越好,不然會把編劇“淹死”在素材里。

                  采訪素材不需要特別地整理,采訪過后沉淀一下,就可以寫作了,讓采訪獲得的信息自然地反應在你的寫作中,不需要那么具體準確,感覺很重要,等到修稿的時候可以拿出素材對照看看,因為素材是現實邏輯,而電影是電影邏輯,素材應該尊崇電影的邏輯。

                  采訪可以一直貫穿劇本寫作過程,如果需要隨時可以離開電腦去做采訪。


                  2

                   

                  編劇圈:在劇本創作中,有哪個或哪幾個人物的設定經歷了比較多的波折?都有哪些轉變?


                  鐘偉:程勇在之前的劇本中是一位慢粒白血病人,我改編的頭幾稿也沿用了這一設定,但在故事的推進中出現行動糾纏不清的狀況,分析之后發現,作為病人的程勇有兩個表面欲望,救自己和救別人,這個情況困擾了我很久,經過跟導演的討論決定將程勇“病人”的身份抹去,將他設定為一個潦倒的印度神油店的小老板,這個改變很有效果,它解決了人物動機復雜,邏輯不通,行動乏力幾個大問題。


                  3


                  另外是警察曹斌之前僅僅是一名警察。這個人設過于簡單,跟主角也沒形成戲劇化的人物關系,被主線甩在一邊,在劇本后半段他所承擔的負面力量的人設也顯得沒有基礎。我考慮再三,將曹斌改成程勇的大舅哥,導演錦上添花將他改為小舅子,這個人設確立后,人物關系就漂亮了,曹斌的形象鮮活了,他跟主線更接近,同時也豐富了程勇的人設。配角是為主角服務的,曹斌在這一點上的人設是成功的。


                  類型不能成為桎梏,疊加和變型是編劇應該研究的方向


                  編劇圈:有不少觀眾拿這部電影和《達拉斯買家俱樂部》、《辛德勒名單》,還有韓國的《辯護人》作比較,想問下您創作劇本的時候,有哪幾部電影給您比較大的靈感?您如何看待“類型電影本土化”這個問題?


                  鐘偉:這幾部片子我都仔細拉過,另外為了跟導演的風格更貼近,《通天塔》、《美錯》、《銹與骨》也是我拉過的片子。前后大概拉過20多部相關類型的電影,這些電影都給了我很多靈感。


                  4

                  《美錯》

                    

                  因為國情不同,有的類型片很難在中國電影里自如地呈現,比如鬼怪片,黑暗電影,犯罪類型等等,類型電影本土化做得最好的是韓國,我們類型片本土化的難度比韓國大,解決本土化的問題不是說以韓國為師就能解決的,還是應該回到類型本身尋找答案,首先是選擇適合國情的類型片,再則嘗試復合類型或類型變型類型不能成為桎梏,疊加和變型是編劇應該研究的方向,通過這些手段可以豐富電影的商業屬性,讓電影處于類型的安全范圍。另外,類型是劇作法的問題,本土化是電影材質的問題,要做到本土化,就要從人物到事件徹底本土化,人物的精神世界一定是本土的,欲望和困境也是本土的,尋求突破的動作也應該是本土的。

                   

                  編劇圈:有網友表示好萊塢這種“英雄之路”的創作模式,有點男權主義,女性角色都比較被動,您怎么看?為何把思慧設計成跳鋼管舞的?僅僅是為了體現反差,有戲劇性嗎?


                  鐘偉:電影是現實的比喻,現實是男權社會,自然會對電影有一定的投射,尤其是現實主義題材,這不奇怪,但我否認《藥神》是一部充滿男權意識的電影,程勇人格上是有瑕疵的,正因為這樣他的成長才更讓人驚喜,人物變化的弧光才更耀眼,在電影中正是他尊重了劉思慧,才讓她有了尊嚴,劉思慧也反哺了程勇,讓他獲得褒獎。另外,作為配角被動很正常,不光劉思慧被動,劉牧師、呂受益都很被動。

                     

                  5


                  劉思慧的人設正是出于戲劇性的考慮,女性以被損害侮辱的形象存在于大量文藝作品當中,就像《羊脂球》里面身為妓女的羊脂球一樣。劉思慧不跌落塵土中怎么能顯現出她人格的可貴?為女兒在紅塵中掙扎,身心疲憊仍擔當群主,見到劉牧師被打挺身而出,我覺得一個不自怨自艾的鋼管舞女作為劉思慧的人設非常合適。


                  橘子是呂受益惜命的表現

                   

                  編劇圈:影片中很多細節都非常到位,關于“口罩”,網上已經有非常多的解讀,我想了解下關于“橘子”的設計,“橘子”對于老呂到底意味著什么?


                  鐘偉:橘子的設計,具體想法要問導演文牧野,這在劇本里是沒有的,這應該是導演在拍攝過程中找到的靈感。在我看來橘子是呂受益惜命的表現,是呂受益生命的符號,同時為王傳君表演做一個支點,我能想到的就這些。


                  6

                   

                  編劇圈:有觀眾覺得結尾程勇出獄這段有點多余,想了解下當初創作的時候,對于結尾,你們是怎么考慮的,是否有過不同于現在成片的設計?程勇入獄的時候,整條街都是來送他的患者,可是三年后,程勇出獄時卻只有曹斌一人來接他,是否有諷刺的意味?


                  鐘偉:這個結尾僅僅是功能上的交代,你懂的,也沒有諷刺的意味,善忘不一定是壞事。


                  7

                   

                  熟悉電影類型應該當做編劇的基本功課


                  編劇圈:和單獨一人創作相比,你覺得多人合作編劇有什么優勢?


                  鐘偉:優勢是可以激發創作靈感,分擔創作困境,也可以減少工作焦慮,但前提是必須有相同的審美,互相信任并欣賞,要不然優勢可能會變成劣勢。

                   

                  編劇圈:方便透露一下您最近在籌備哪些影視項目嗎?除了現實題材,有哪些類型是您感興趣、或者想嘗試的?


                  鐘偉:接下來的一個項目仍然是跟文牧野合作,那是一個跟現代戰爭有關的電影,另外還有一個跟青年導演李玉峰合作的項目,目前兩個項目都在進行中。


                  我把類型當做劇作法,我是拿到選題再考慮類型的,所以也不存在對類型有什么偏愛,熟悉電影類型應該當做編劇的基本功課。


                  8

                   

                  不斷地寫作是成為好編劇的捷徑


                  編劇圈:您是播音主持專業出身,從記者到編導,再到職業編劇,您覺得在這個過程中,哪些環節或者說哪些積累,對您的職業生涯影響最大?


                  鐘偉:很難說哪個職業影響最大,都有幫助,因為接觸了不同的領域,視野會更開闊一些。編劇最好是個雜家,藝多不壓身,早晚能用上。

                   

                  編劇圈:我們的訂閱群體中有很多是正在努力階段的青年編劇,還有不少非影視專業出身但對編劇有著極大熱情的朋友,能否給這些新人編劇一些建議?


                  鐘偉:編劇需要養成,時間太短不行,不斷地寫作是成為好編劇的捷徑,保持熱情,保持好奇心,保持強烈的榮譽感,這些能給編劇漫長的寫作提供動力。

                   


                  采編:佐爾巴


                    
                  本文由 @佐爾巴 原創發布于拍電影網,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分享到
                  0條評論 添加新評論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立即注冊
                  相關推薦
                  熱門標簽 更多標簽 >
                  Top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