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id="3dkpf"></li>

      <output id="3dkpf"><ins id="3dkpf"></ins></output>

      <li id="3dkpf"></li>

      <dl id="3dkpf"></dl>

      <li id="3dkpf"><ins id="3dkpf"><strong id="3dkpf"></strong></ins></li>
        <output id="3dkpf"></output>
        <dl id="3dkpf"></dl>

        1. <output id="3dkpf"></output>

                  <dl id="3dkpf"></dl>
                  <li id="3dkpf"><ins id="3dkpf"><strong id="3dkpf"></strong></ins></li><dl id="3dkpf"></dl><output id="3dkpf"></output>

                  <output id="3dkpf"></output>

                  <form id="3dkpf"><s id="3dkpf"></s></form>
                  7月,這部用魔幻包裹現實的國產片也不能錯過
                  頭條

                  2018-07-19 18:18:05

                  但事實上,就像導演說的,“最普通的人性其實更趨近于神性”。二好的善良促使她一步步趨近神性。

                  p2527454845

                  《北方一片蒼茫》海報


                  2017年,《北方一片蒼茫》(參展名:《小寡婦成仙記》)在FIRST青年影展獲得最佳劇情片、最佳導演兩項大獎。今年,在第47屆鹿特丹國際電影節上,《北方》又斬獲金虎獎。7月20日,這部電影即將在全國藝術電影放映聯盟專線上映。


                  40天編劇9天拍攝,導演蔡成杰通過極簡的構圖,黑白的畫面和荒誕的故事向觀眾展現了一個蒼茫的魔幻現實主義世界。


                  電影講述了農村寡婦王二好因“克夫”被村民疏遠。一次陰差陽錯,眾人以為她可以看病驅邪。誠心相助的她,治得了病,卻治不了貪婪和冷漠的人心。村民奉二好為神,這件事看似荒唐,但事實上,就像導演說的,“最普通的人性其實更趨近于神性”。二好的善良促使她一步步趨近神性。


                  電影以旁觀者的視角,講述了大雪覆蓋下的北方村落里發生的令人匪夷所思的故事,觀察著那些為了生存而奮力掙扎的浮世眾生相性侵拐賣兒童等社會問題在電影中予以展現,導演用黑色幽默的方式消解了沉重,卻給一片蒼茫的北方大地留下了更大的思考。

                   

                  通過和導演蔡成杰的交談,聽他分享電影創作和拍攝過程中的心得體會,我們發現導演非常注重自我對生活的感受,他想通過這電影表達的東西,遠不止一個荒誕故事那么簡單。


                  635e31f38efe45488f3d0d60035e3682_副本

                  蔡成杰   導演/編劇

                  導演作品《北方一片蒼茫》

                  編劇作品《販夫走狗》


                  拍電影網:這部電影是從什么時候開始拍的,能簡單談一下它的創作嗎?從劇本到后期的制作?

                  蔡成杰:大概在2016年10月份的時候,開始真正進入籌備狀態。我和制片人焦峰,之前一起在山東拍過一個犯罪題材電影,我幫他做編劇,他是導演。拍完之后焦峰說“該你拍電影了”。當時我們沒什么條件,焦峰就賣了他的一輛寶馬作為啟動資金,我把一點積蓄和借來的錢全用上了,在燕郊租了個日租房,閉關寫劇本大概用了40多天寫完。這些人物和故事我早就知道,腦子里也有這個規劃。寫劇本過程中,大部分是在劇作結構上下功夫。女主角二好這條線,曾經只是其中一條故事線,但是我覺得她更適合作為一個視角,作為主要人物來表達,她能把其他的部分串聯起來,所以前期大部分時間是在做劇作結構上的變更。

                        2016年11月份左右,攝影師和美術開始自己的工作。攝影師給我一些視覺語言上的方案,像這種黑白畫面4:3畫幅都是其中一種。怎么符合這個故事的基調,用什么樣的視聽語言,大家帶著這些疑問,回到老家去勘景。勘景過程中也帶了很多個鏡頭,看著拍攝出來的照片,我們在電腦里參考,是適合用2.35:1,還是16:9,還是4:3。最終覺得還是4:3合適,符合這個故事的基調,然后就這樣采用了。我愿意聽取各個部門的意見,大家都是在創作,我很希望各個部門能夠給一些專業的藝術見解。

                        大概籌備了一個多月就春節了,春節之后,也就是正月初八左右開機,正月十七就殺青了,就開始做后期。First電影節開始征片的時候,我們基本上剪輯完畢,就投了。大概是這樣的創作路徑。


                  拍電影網:一般來說處女作都很艱難,在創作這部電影過程中,特別難的地方是?

                  蔡成杰:資金。實話講,第一部電影,導演沒有任何知名度,任何甲方或者任何資方,他們很謹慎。因為有一定是風險,而且他們不知道你是誰。這部電影拍完之后,他們會問你怎么回收資金,我說不太知道,那你走電影節得獎,你能保證得獎嗎?我說不敢保證。這都是很正常的,然后基本上就石沉大海。最終為了拍這部電影,還是得依靠一些真正信任我們的朋友。他們說無所謂,只要這樣能幫到我。大家這么想拍一部電影,就算是賠了,大家一起還債。

                       但我一直覺得,更多的困難來自于自己

                  拍電影網:您剪輯過程中,跟當初確定的劇本區別大嗎?有沒有調整劇本的方向?

                  蔡成杰:整個剪輯結構沒有太大變化,劇本和最后拍攝的素材肯定是有差異的。總的來說,沒有太大的更改,來回調整一兩場戲很正常。劇本里該拍的都拍到了,其實是拍到了更多,但把它剪掉了,這樣結構上更緊湊。


                  拍電影網:上映的版本比您原先參加西寧First電影節的版本少了30分鐘。您能大概談談都剪掉哪些片段嗎?

                  蔡成杰:為了統一視角加快節奏。主要剪掉了一些不同視角的片段。我按照劇本也拍出了素材,是一對村民夫妻評論二好的視角:二好當時不在場,這男的在街邊談論說,她沒有成仙,你們就是作賊心虛;正好他的老婆就過來了,說你干嗎去了,我去二好那兒給你看看,你最近不順,二好說你最近有血光之災,所以我請了張平安符給你消災;老公就很沒面子,說你居然背著我去看王二好,兩人就吵起來,老婆一急就撿了個酒瓶子砸在他的頭上,果然有血光之災了;然后老公也說天哪,算的好準,說我有血光之災,就真的有。類似于這樣的旁觀視角,我都把它剪了,因為覺得還是以第一視角為主。另外還有些掐頭去尾的工作,為了讓電影節奏更快。

                  拍電影網:像影片最后的場景,有綠色出現,有小孩,有貓,有生命。

                  蔡成杰:開頭一場戲和結尾一場戲都是彩色,我覺得是用來區別現實和非現實的部分,結尾我覺得是跳開整個故事的,相當于二好命運的延續


                  p2482751698

                   



                  影像風格是反復試驗出來的


                  拍電影網:焦峰老師是您的攝影師兼合伙人,您在片場和他之間是如何合作的?

                  蔡成杰:因為之前合作過很多次,他給我做攝影師。劇本階段他就已經進入工作了。現場創作的部分也是商量覺得沒問題就過。他很尊重我的意見,我也很尊重他的想法,他在攝影這塊很專業。這是一個沒有捷徑的過程,他提供一些方案,我們到現場試驗,如果我有什么新的想法,就再繼續溝通。

                  拍電影網:在這樣惡劣的環境,溫度特別低的情況,怎么克服一些技術性的問題,用了哪些器材和燈?

                  蔡成杰:還是常規的燈。雖然條件惡劣,但是我們有發電車,燈光能夠保證。因為是現實主義的片子,光源不用特別布置,以生活化為準。比如說房間里有一盞電燈,只要保證照明,沒有死角,做自然光處理就可以。

                  拍電影網:您在構思這部電影的時候,有很多視覺上的參考,我們看到有繪畫的東西。

                  蔡成杰:是,我高中的時候學過繪畫。拍攝地是遼河源森林公園,以前是原始森林,我們老師帶著我們去那兒寫生,自然風光特別好,我對那兒有很深的印象。那電影里面有繪畫的感覺,也是跟個人的審美有一定的聯系。


                  拍電影網:這部片子的構圖很特別,您喜歡簡潔性的構圖嗎?《北方一片蒼茫》的景色就很簡潔,特別是外景。

                  蔡成杰:對,這是一個反復實驗的過程。比如說我們到那里,看到雪原上面就突兀的一棵樹,如果用2.35:1,樹就會顯得比較低矮,用16:9也差點意思,但是如果用4:3,周邊的場景就可以避掉,只留一棵樹作為構圖的主體。

                        室內戲的房間都很狹窄,墻上貼滿了年畫,貼得很高。如果用2.35:1,三面墻都會看到,但很變形。如果我想在鏡頭里展現更多的信息量,肯定要縱向發展,將人物涌至下部,上面的年畫是生活元素,我覺得觀眾這樣可以感受到他們的生活環境。所以這是個實踐對比的過程,2.35:1不適合,16:9也不太適合,就用4:3吧,讓它向著更高的繪畫般的方向去發展。任何一個攝影師都有自己的構圖方案。


                  拍電影網:這個片子給我感覺一種白茫茫,真干凈的感覺。

                  蔡成杰:您也喜歡《紅樓夢》是吧?


                  拍電影網:對,就有一種這種感覺,我看您在其他采訪中也有提到,您借鑒《紅樓夢》是有什么考慮嗎?

                  蔡成杰:因為個人特別喜歡傳統文學吧,像《紅樓夢》這樣的,相信咱們中國的都挺喜歡這種東方式敘事,這是有別于好萊塢和歐洲的敘事方式,它會用章回體的形式,開篇就給你一個標題,相當于劇透了,把整個章節都劇透完了,但是也不影響閱讀。讀完這個章節之后,你還會回味一下章節的標題,挺有意思的。

                        像金陵十二釵的判詞,其實也是劇透,它給薛寶釵或者林黛玉定義了一生的判詞,以一首詩的感覺寫出來,但是你覺得影響閱讀嗎?也沒有,整個命運的走向,你還會回來再回味一下。也恰恰因為曹雪芹的這種方式,才能夠讓后四十回被別人補上,因為大家會不停的研讀他的詩,來推斷后面的結局,才會有后四十回。 


                  拍電影網:很多炕上的鏡頭都是仰拍的,也是基于把人物納入框內的考慮嗎?

                  蔡成杰:仰拍?


                  拍電影網:你平常的鏡頭是平拍,但是人物在炕上的鏡頭,拍攝角度會低一些。

                  蔡成杰:不同的戲有不同的視角,比如說二好一開始醒來的時候,她是意識清醒,但身體還不能動的情況,其實是一個主觀視角,那主觀視角是要稍微仰一點,但是如果這場戲不是主觀視角,更多的還是平視,帶有距離感的觀察。


                  拍電影網:比如說二好封神的那場戲,鏡頭也有點仰視。

                  蔡成杰:有一點,當時寫劇本的時候,想要把這個做的像《最后的晚餐》一樣,她的神性和《最后的晚餐》挺像的,但是那個炕太狹小,沒法坐下13個人。二好的坐姿和《最后的晚餐》也很像。

                        還有一場戲也有仰視和俯視,就是春節之后招娣家真的生了兒子,她去那兒寫符,我們是仰著拍攝的,她坐在窗臺上面,表現村民對她的尊敬,但是當二好發現他們把孩子賣掉的時候,我們把腳架升到最高拍攝,體現人性和神性的差別。另外二好追人販子的時候,有群扭秧歌在橋下面,橋在中間,二好他們從上面跑過去,但到后來,二好坐在下面,人從橋上面走過去,也是體現人性和神性的分離吧,一種轉變。

                  拍電影網:電影中還出現了幾個航拍鏡頭,為什么要開啟這種上帝視角?

                  蔡成杰:就是想展現她在故鄉流浪的整個過程,給觀眾展示丘陵地帶的地貌,那種大雪封山,寒冷開闊的環境。所以,我覺得可以用這種視角。

                  p2527454870


                   最普通的人性其實更趨近于神性


                  拍電影網:為什么會安排這種回述式公路電影的感覺,二好慢慢地從一個普通的婦女,走向一個帶有神性的人物,為什么要安排她尋找自己的過往?

                  蔡成杰:其實它不太像公路題材,但是她確實在自己的故鄉流浪。其實從某種程度上來講,這是一次尋找的過程,二好在尋找住的地方,但其實她尋找的是精神的寄居地,通過把這樣的尋找展現給觀眾,展現她過往的辛酸以及溫情,就是她一次次趨近于神性。在這種辛酸的環境下,作為一個普通的北方女人,她有最普通的情感,善良。比別人都過的更糟糕,但是她還愿意去幫助別人,你不覺得她是超越人性的嗎?她其實是在向著神性發展。但是她不承認自己有神力,她這種最普通的人性其實更趨近于神性


                  拍電影網:其實是把人性最美好的一面放大到極致。

                  蔡成杰:對,就像我們隨手給乞丐扔個硬幣,這算什么善良,你要是不如乞丐的時候,你還愿意施舍給他,那才叫善良。你只剩一個漢堡的時候,你還愿意給他嗎?我覺得這才是超越人性的。

                  拍電影網:大家對寡婦會有一個既定的印象,但是二好,你給她的形象是耿直,熱血,又很硬朗的高大的形象。為什么會選擇這樣一個形象,而不是選擇稍微有點弱小,嬌小的女性形象?

                  蔡成杰:我覺得您的這個定義是特別自我的。


                  拍電影網:特別自我?

                  蔡成杰:對,這只是她一部分,你看她最早的遭遇,老豆腐對她的性侵,所有的男人都想占她便宜。對于寡婦可能有個天然的誤解,因為你是寡婦我就可以占你點便宜。但是,我覺得這個人物是復雜的,她有您說的倔強,但是她其實也帶有女性的部分,也就是別人垂涎于她的部分,我覺得也有,只是你更關注的可能不是這部分。


                   

                  非職業演員是讓他有表演,消除對攝影機的恐懼


                  拍電影網:您是怎么選到演員田天的?

                  蔡成杰:我們之前有合作,在央視拍欄目劇的時候,我們拍了十幾集,大概是有四五百場戲,她的戲份特別少,只有二十場,但是她準備特別充分。我說你走走戲吧,她說不用,您放心吧。一開機,果然一條就過了,印象就比較深刻。后來做這個電影,一開始想啟用非職業演員,但是感覺主角的內心戲很多,角色性格轉變也很多,所以還是考慮用職業演員,于是就想到了她。大家檔期也合適,就過來聊了聊,找了一些農村的衣服給她穿上,讓她描摹這個角色,我覺得她還是能駕馭得住。事實也證明她十分努力,很好地完成了這個角色。

                  拍電影網:說到非職業演員,就是我們看到除了二好,其他都是非職業演員?您怎么指導非職業演員,消除他們的緊張感?

                  蔡成杰:與非職業演員的工作方法也是現場經驗學習來的。我之前也有過和非職業演員合作的經歷。職業演員你面臨的問題是要讓他有生活而非職業演員是讓他有表演消除對攝影機的恐懼。我們圍讀劇本的時候,所有的演員都在,二好(田天)坐在中間,帶領著大家通讀,這個時候我就把攝影機全都架上,誰讀臺詞了,鏡頭就給到誰,監視器放中間,演員能看到自己在鏡頭里,就這樣讓他們習慣攝影機

                         攝影機給他,監視器也轉過去給他,我不看監視器,二好就開始很帶感地讀劇本,其他演員就被帶動,慢慢地開始帶入情感。現場也有很多技巧,比如我們通常會給他們來上一鍋飯,然后最好是鐵鍋燉菜,熱熱乎乎的先吃,我們不喊開機,攝影機都架上,他們先吃飯喝酒,再抽根煙,人在吃飯的時候特別放松,你悄悄地說,三二一走,他的表演就會很自然。


                  拍電影網:演員不知道什么時候開機?

                  蔡成杰:我們喊開機,不像正常的大喊,三二一,開始!你一喊把他們嚇一跳,我們就是盡量讓攝影機消失


                  拍電影網:二好封神那段是一個長鏡頭,這對非職業演員要求非常高,臺詞也很多,也是像剛才的方式拍攝嗎?

                  蔡成杰:春節前夕,既定任務就是每個人的臺詞必須背清楚,年后我過來驗收。年后大家在酒店里就一場一場地提前過幾遍。提前一天到了現場,執行導演負責帶他們走戲。等到真正開機的時候,基本上三四條就能有個保準的。通常再保一條,沒什么問題的話就過。


                  拍電影網:就是說前期做了大量的準備,所以您用了十天時間就拍完了?

                  蔡成杰:九天。我們這種小成本電影,前期不好好排練是不可能的。



                  觀察者,一次“浮世繪”式的側寫


                  拍電影網:在電影中您講到很多社會問題,像空巢老人、重男輕女、販賣兒童等,為什么要把這么多的社會問題集中性的呈現?您想表達什么? 

                  蔡成杰:我覺得是展現一個地區所有人的整體精神風貌和感情世界吧。像二好這樣的角色,她帶有半仙體質,每天面臨的都是這些問題,每天去找她看相的人,肯定都是有所求,如果是一切順利是不會去找她的,她幾乎每天遇到的都是生老病死。所以,我不太想單指出其中某個事件然后展開,這樣不太符合我想表達的故事。王二好就應該是這樣介入的同時也跳脫出來,電影通過她的視角看整個地區的村民。


                  拍電影網:相當于浮世繪的感覺?

                  蔡成杰:對,一次側寫,一個切面。


                  拍電影網:她是一個觀察者。

                  蔡成杰:對,我認為是這樣的。你說她沉重,其實我們在試圖努力地消解沉重,所以我們才用了荒誕的手法,用了魔幻的東西。如果想展現沉重,那性侵的過程,賣孩子的過程,我就應該把它拍出來,但是事實上這些東西全都是輕描淡寫,講的更多的是結果,或者人們怎么對待這件事情


                  拍電影網:最后為什么要安排她的小叔子死去呢?

                  蔡成杰:我覺得小石頭整體的存在,是整個電影里面最溫情的東西,是支撐二好繼續走下去的情感動力


                  拍電影網:我覺得在結尾安排這樣的結尾非常殘酷。

                  蔡成杰:她幫助了其他人得到的結果,都讓她覺得很落寞,那么她唯一的情感支撐點也坍塌,是導致她幻滅的重要原因,就像我說的,其實我挺喜歡悲劇的,我覺得悲劇更有力量,更有意思,更趨近于現實

                   

                  從電視編導到電影導演


                  拍電影網:下面一個問題是關于您創作的,您從電視節目編導到電影導演,這個期間您心態上有什么變化?或者是創作有什么轉變?

                  蔡成杰:其實進電視臺也是為了拍電影,就是在無限趨近于拍電影,在尋找機會。沒有拍電影的機會,做編導是最好的選擇,起碼能摸到機器,能剪片子,能理解影視語言的表達,還能把自己拍的片子用電視的方式播出來,這也是一種成就感。整個過程中是一個積累的過程,積累各方面的資源,你的朋友,你的團隊,就是這樣,沒有捷徑可走的。


                  拍電影網:您以后的創作方向還是現實題材嗎?

                  蔡成杰:更多的還是注重自我對生活的感受,通過電影的方式表達出來,可能會偏向于文藝片,是不是現實主義題材不好界定,說不定也會有別的想法。


                  拍電影網:下一部電影現在已經開始籌備了?

                  蔡成杰:籌備半年了,但是還沒有落實劇本。


                  拍電影網:您現在再拍第二部電影的時候,資金上面會好點吧。

                  蔡成杰:肯定會好一些,因為現在得到認可,還有一些專業的資方,他們會通過作品了解我,還是能產生信任感的。我覺得肯定會好過第一部,我想先把劇本做好,然后再去找錢,一步一步來。


                  拍電影網:有考慮過參加創投會嗎?

                  蔡成杰:制片人會幫忙做這方面的,會比我們想的順利一些。


                  拍電影網:您能給年輕的創作者一些建議嗎?

                  蔡成杰:說實話,沒有。我說這個不是裝腔作勢,是有原因的。第一,每個年輕的創作者所具備的條件都不太一樣,就像富二代和農民的孩子,所擁有的資源是完全不一樣的,所以每個創作者的創作路徑和經驗都不值得借鑒,你只能看清自己,和自己擁有的資源和條件。第二,這僅僅是我的第一個電影,我還有很多東西在學習,我沒有一個方法論,沒法告訴大家應該怎么拍。我覺得我要學的東西太多了,所以不敢給別人任何建議。


                  請輸入內容...


                    

                  本文由 @頭條 原創發布于拍電影網,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分享到
                  0條評論 添加新評論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立即注冊
                  相關推薦
                  熱門標簽 更多標簽 >
                  Top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