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id="3dkpf"></li>

      <output id="3dkpf"><ins id="3dkpf"></ins></output>

      <li id="3dkpf"></li>

      <dl id="3dkpf"></dl>

      <li id="3dkpf"><ins id="3dkpf"><strong id="3dkpf"></strong></ins></li>
        <output id="3dkpf"></output>
        <dl id="3dkpf"></dl>

        1. <output id="3dkpf"></output>

                  <dl id="3dkpf"></dl>
                  <li id="3dkpf"><ins id="3dkpf"><strong id="3dkpf"></strong></ins></li><dl id="3dkpf"></dl><output id="3dkpf"></output>

                  <output id="3dkpf"></output>

                  <form id="3dkpf"><s id="3dkpf"></s></form>
                  專訪《繡春刀》系列動作導演桑林!
                  后浪電影學院

                  2017-07-25 15:58:53

                  運練數十載,只為磨此刀。如今鋒出鞘,回頭輕一笑。

                  微信圖片_20170725153937

                  拍電影網獨家訪談

                  作者 rxlxing


                  這個火熱的暑期檔,佳片云集,優秀的國產電影輩出,其中最引人矚目的當屬《繡春刀II:修羅戰場》 。

                  2014年它的亮相,驚艷了無數觀眾。時隔三年,它再度回歸,依舊保持第一部應有的水平,且更加精益求精,目前豆瓣評分7.6分,高于前作0.1分,打破了續作一般不如前作出彩的定律。

                  今天我們來從這部電影的動作本身談起,為大家介紹這部電影非常重要的一位主創、與導演路陽一起造就獨特“繡春刀”式動作美學的動作導演——桑林!

                  《繡春刀》系列里的動作場面,冷靜凜冽,動作干凈迅猛,氣氛劍拔弩張,節奏緊跟情節的起伏,有一種暴烈而冷酷的美感,極富感官沖擊力,觀賞性上佳。這是桑林費了很多心思,最終尋找到的美學風格與創作方法。他以武學兵法為寫實依據,拓展動作的觀賞性,在鏡頭呈現的設計上更加商業化;同時注重在商業電影的語境下,考慮觀眾的感受,以期能夠滿足更多觀眾的欣賞習慣,這也是桑導演的一個創作習慣。

                  《繡春刀》劇組成員都親切地尊稱他為“桑指”。


                  與武術結緣

                  桑林小時候生過一場大病,加上頑皮,于是與武術結緣。他武術練的好,進了陜西省省隊,拿過很多冠軍。后來他考取了陜西師范大學,卻出乎常人意料的選擇了中文系。他希望自己不拘泥于武術、體育方面,要求自己全面的發展,學習更多方面知識。、

                  “文人武指”的他,身體力行,在近日將自己多年創作的一線經驗、所思所想,結合理論,匯成了一本專著——《電影動作設計》(本書即將于8月由后浪出版公司出版)。

                  QQ圖片20170725154233


                  像現在許多武行一樣,桑林也是從最底層做起——替身演員。他第一次參與的是中央電視臺96版的《水滸傳》,給武松、林沖做替身。這個既熟悉又陌生影視武打圈深深的吸引了他,于是一個小夢想開始萌芽。第二年,他用攢下來的辛苦錢到電影學院研究班進修,鄭洞天、張會軍成了他的老師,從那里,開啟了他后來扎實而豐富的電影武術人生。


                  馳騁國際影壇


                  上世紀90年代,香港武俠片興盛,香港武術四海皆知。許多內地專業武術人才南下闖香港,桑林也跟著這波熱流,做起了弄潮兒。

                  大陸武指要想要打入香港影視武術圈,難上加難!不善言談與人際交往的桑林,在前兩年里,一直默默無聞。但他的勤奮刻苦與出眾的武術才能,最終打動了前輩,前輩的提攜使他得到了導演元奎的器重。此后,他跟著師父元奎十載,從香港到好萊塢,馳騁海外。

                  桑林在提到這段經歷的時候說:“在跟元奎的十年里闖蕩東西,開闊了眼界學了很多經驗,為如今的拍攝打下了堅實的基礎,這一點要感謝這十年的緣份。”

                  2000年,桑林參與呂克·貝松監制的好萊塢電影《非常人販》系列,好萊塢動作硬漢動作明星杰森斯坦森與女演員舒淇搭檔出演。彼時杰森并不出名,桑林教他學中國拳。

                  元奎任本片武術指導、桑林擔任武術設計組成員,并且還是杰森的替身,動作戲份頗多。在一個東方人極少的純英文劇組,這是非常難得的。桑林提到,這一次的拍攝,是中國動作電影人將動作拍攝經驗西傳的開始,也是東西動作動作電影交流的契機。

                  微信圖片_20170725154004


                  到了2004年,《非常人販2》的時候,桑林開始擔任武術設計,仍舊為杰森替身。

                  提到杰森,桑林說:“杰森實誠,認準目標,不達目的不罷休。是個追求完美的人,拍過的鏡頭,不滿意,重拍。

                  2005年,他在元奎導演的《生死格斗》中任武術指導,并出演其中角色。這是一部帶有強烈游戲色彩的電影,桑林所設計的動作充滿了格斗感!

                  2008年,桑林擔任大型古裝電影《赤壁》下集的武術指導。電影場面宏大,演員人數動輒成百上千,調度非常難。拍攝歷時七個月,期間種種挫折,但都頑強克服了。吳宇森導演送桑林一瓶酒,上面寫著“堅持”二字!

                  微信圖片_20170725154006

                   史泰龍與桑林

                  2009年桑林跟隨元奎導演,參與由史泰龍主演、硬漢動作明星云集的《敢死隊》,主要負責李連杰的具體動作設計。桑林提到,史泰龍先生做導演拍戲很隨意,有點不像好萊塢拍片的模式,比較像中國導演拍戲的方式,比較隨性,控制欲強烈。在片場,他要求所有演員必須親自上陣拍攝驚險的動作場面!

                  與桑林合作過的制片人張家振曾說過:桑林的武打更多的吸收了美國好萊塢的理念與方式方法。桑林是國內非常有潛質的武術導演,也是將來我們國家又一代新的動作導演的代表。

                   

                  劈出新境界的《繡春刀》

                  在《繡春刀》動作設計之初,導演路陽向桑林提出了自己的想法:電影要跳出香港武俠電影的傳統動作設計,避免套招,避免飛檐走壁,而要特別“寫實”、讓觀眾有臨場感,動作更有節奏感!這與桑林所喜歡的寫實有力量的動作風格不謀而合,而且他的強項正是現代動作設計。

                  微信圖片_20170725154010

                  桑林在后來的設計中,在不破壞動作美感的情況下,注重動作節奏與剪輯分切的效果,注意突出演員面部表演動作。“觀眾在《繡春刀》里實際上看到的是現代打斗的形式,再結合我對傳統武術的探索研究,是融合之后的產物。”

                  他認為,動作戲實際上也是文戲的一部分,也在一起推動人物和劇情,塑造人物的豐滿性,動作是沒有對白的一種語言,讓這個人物更加豐滿。于是在《繡春刀》定了寫實的基調后,如何將文戲武戲達到完美契合,以及鏡頭如何視覺化呈現,是他主要思考的問題。

                  “比如在薩爾滸之戰的動作戲里,沈煉面對金兵撕殺的第一個鏡頭,沈煉揮刀沖過來時用了一個虎撲動作,而在大小苗刀匯神力那場終極決斗的戲里,沈煉也用了一個朝向鏡頭的虎撲來劈砍陸文昭。這兩個鏡頭的動作和拍法完全一樣,沈煉從景深的遠處直線快速沖向鏡頭揮刀劈砍,由于沖過來的速度非常快,所以視覺的變化也非常快,好像眨眼之間沈煉就已經沖到眼前,這種視覺沖擊力非常強大。當初在設計動作時我們就思考,怎樣讓沈煉的虎撲犀利強勁?用怎樣的視覺設計能更好地體現虎撲動作的沖擊力?然后我們就采用了景深的這個‘豎’的關系,以達到更好的效果。”

                  ——摘自《電影動作設計》


                  微信圖片_20170725154013

                  劉峰超飾演鄭掌班

                  在案牘庫這場戲中,鄭掌班阻擊沈煉,他前一秒靜若處子,后一秒突然發力,好像腳踩風火輪,手腳并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從沈煉正面移動至側面,截住退路。此刻大銀幕上碎石子劃出飛濺,隨著動作劃出完美弧形。正所謂高手過招,招招都精彩。

                  “在刀破流星一場戲里,沈煉躲入案牘庫,鄭掌班腳勾鐵錘,一記“浪子踢球”橫掃腿,用鐵錘擊穿厚實的門板。后面有一個鏡頭是透過門板上的窟窿,看到鄭掌班從畫面深處快速地騰起,向門撞來,這個沖過來撞門的鏡頭就是一個典型的縱深運動的鏡頭,也是利用了快速的景深變化,表現鄭掌班動作的犀利,尤其是鄭掌班撞門的一剎那,似乎撞在了觀眾的臉上,極富感官沖擊力。不過非常可惜的是這個鏡頭在后期被剪輯掉了,不然此組鏡頭的沖擊力會極強。”

                  ——摘自《電影動作設計》

                   

                  除了動作設計,《繡春刀》系列的武器,都頗有典故。桑林與路陽為此,查詢歷史典籍,針對人物的個性設計兵器,費盡心血,設計了不少匠心獨具的新兵器,如狼牙棒、流星錘等,但仍保持原有的寫實+漫畫感的質感。

                  微信圖片_20170725154018

                  沈煉的繡春刀出鞘!

                  關于武器設計過程,請移步桑林導演這篇文章

                  第二部中的重頭兵器流星錘在確定之后,主創們發現這樣的軟兵器并且是最難練習的,因為不僅使用起來很麻煩,普通演員就連身法都會有問題。 

                  誰能使得一手好流星錘?一籌莫展之際,桑林推薦武術家、全國冠軍劉峰超出演鄭掌班!劉峰超專門花半年時間練習這個兵器,最終呈現在大銀幕上,動作的流暢利落,金球在他手中行云流水般靈巧,戲做的足夠精彩,這是非常難能可貴。

                  針對打斗中產生的火星不足以點燃火球的問題,桑林提出,將照明用的藤球里面放上炭火,結合流星錘中,讓鄭掌班右手拿流星錘,左手一把舌刺,讓這個火球也成為攻擊的手段!


                  微信圖片_20170725154024

                  《繡春刀》影像整體的高品質,是全體主創精益求精的認真態度與團隊完美的默契配合。在動作的方面,導演路陽曾提到:“我與桑指,就好像我們在工作中會有一種默契,就是我寫完那段劇本之后給他一看,他就知道你大概想要哪部電影的感覺。他就會非常清楚,所以這個就是有那個長期合作的團隊的好處。我們可以降低很多很多的溝通成本,就互相非常懂對方。”

                  微信圖片_20170725154026

                  桑林講:“電影武術指導心中一定要有自己想表達的東西。”“商業捆綁藝術,違迫商業和藝術的平衡。任何藝術家,曾經再輝煌,也要不斷進取,跟上大的時代。他受到很多啟發。”

                  關于桑林導演的更多內容,接下里我們來聽聽他怎么說!

                  以下是拍電影網對桑指導的深度專訪內容!


                  Q:您是如何與武術結緣的。

                  A:我是打小學武術的,因為小的時候頑皮,學武拜師會有人管教;另外我小時候得了場大病,差點丟了小命,練武可以鍛煉身體,就這樣學了武術。后來練的不錯,獲得了很多比賽成績,也是因為成績好被大學特招錄取,進了陜西師范大學中文系,反正都是陰差陽錯吧!現在想想,似乎一切都是上天的安排,前面走過的路就是為今天鋪墊的。

                  Q:后來是如何進入電影行業?能談談您這些年的從影經歷嗎。

                  A:我是大學畢業后放棄了從事老師的職業,就奔入影視行業了,那個時代放棄鐵飯碗是一件要很有勇氣的事,當時也許是年輕,沖動后就義無反顧的做了。剛開始在電視劇里做武師、替身,覺得挺好玩的,就一直做下來。當時拍影視要比做老師賺的多,生活在困難家庭中,面包是很現實的問題,至于以后的理想都是做著做著才逐漸萌生了想法。對于像我這樣的工人家庭的孩子來說,要走的路會更長更艱辛,不過我的命比較好,始終都會有貴人相助,在一段節點上會出現扶我一把的人,現在回頭想想是老天安排使然。

                  Q:那時候,大陸人想到香港做武術指導,是非常難的。您是怎么堅持下來,并逐漸嶄露頭角的!

                  A:能和香港武術指導合作是非常難的。內地有很多比我還優秀的武術人材,香港指導要在這么多武師里選出得力干將,這很難落在我的頭上,我不善言談,也沒有社會人際關系的經驗,這兩點讓我沉寂了很多年。還好最后憑借刻苦和悶聲勤干得到了前輩的提攜,最終跟上了元奎的班底。在跟元奎的十年里闖蕩東西,開闊了眼界學了很多經驗,為如今的拍攝打下了堅實的基礎,這一點要感謝這十年的緣份。

                  Q:在好萊塢參與的第一部片是呂克貝松監制的《非常人販1》嗎?當時是什么樣的情形。

                  A:2000年跟隨元奎去法國拍攝《非常人販》系列,這部電影是中國動作電影人將動作拍攝經驗西傳的開始,也是動作電影交流的契機。自此,很快動作拍攝經驗傳到了西方,那時短短的不到十年的時間,給西方動作電影領域培養了很多人才。再結合西方電影工業的優勢,將動作的發展大大的開闊提升,到如今以一步勝十步的速度超越了中國動作電影,其實,這一點我在2000年的時候就已經預測到了,當然超越是好事,同時也激勵中國的動作電影人要快馬加鞭的迎頭趕上,不然就無顏面對前輩所開創的動作電影黃金時代了。

                  Q:2009年史泰龍主演、硬漢動作明星云集的《敢死隊》,您主要是做什么工作?與史泰龍合作,會不會特別有壓力!

                  A:在《敢死隊1》里跟隨元奎參加的拍攝,主要負責李連杰的具體動作設計工作,因為我是小輩,干的是具體細節的工作,還是按照元奎的指示完成,所以基本上沒什么壓力,壓力都有元奎扛著吶!哈哈!史泰龍先生做導演拍戲很隨意,有點不像好萊塢拍片的模式,比較像中國導演拍戲的方式,比較隨性,控制欲強烈。

                  Q:您在大陸、香港與好萊塢都工作過,能談談您眼中三地的不同嗎。

                  A:除了在這三個地方工作過外,還有在法國和印度工作過,每一個國家拍攝電影的過程都不一樣。好萊塢比較嚴謹,前期籌備很長,拍攝前的計劃方案非常細致,到了拍攝時就是按照計劃實現而已。法國在拍攝的計劃上嚴苛至極,必須按照拍攝計劃實施,沒有意外的拖延計劃情況出現,根本不給導演拖戲的機會,所以,在法國混電影的導演非常不容易。在印度拍電影比較有意思,印度全民對電影狂熱,做電影工作的人在社會中很受尊敬,片場里的人員等級如同印度社會階層一樣,等級分明,主創在現場可以享受貴族一般的服侍和地位。我開始去印度拍戲時還不習慣這種狀態,后來漸漸的也喜歡上了被服侍的感覺,這種體驗也挺有意思的,以后還要多多體驗(哈哈)!

                  至于香港動作電影的環境來說是最成熟的,畢竟走過了這么多年的動作電影之路,各個層面的機制都很科學,并且已經摸索出了科學合理的制作模式。動作指導在整個動作電影里的地位是很高的,給動作指導的權利空間很大。話語權是電影制作中非常關鍵的因素,動作畢竟是動作電影里很重要的代表符號,如果動作不成功的話也就決定了整個電影的不成功。所以,香港這種機制就培養和制作出了很多經典的動作片和動作指導,機制很重要,在內地的動作電影起步算晚了些,各方面不是很成熟,還是借鑒了一些香港動作電影制作的經驗。

                  微信圖片_20170725154037

                  Q:您比較偏好哪些電影或者哪種類型風格。

                  A:動作電影的各種類型,我都善于把控,也對各種動作形態有興趣,無論武俠古裝、現代格斗、槍戰戰爭等等。每一種類型在創作的時候都會很有意思,雖然都是動作,但動作的形態完全不同。我猶喜歡寫實有力量的風格,這也是我作品凌厲勁爆的風格,所以現代動作是我的強項,在《繡春刀》里實際上觀眾看到的是現代打斗的形式,再結合我對傳統武術的探索研究,融合之后的產物。

                  Q:我們知道《繡春刀》第一部您是的從劇本就開始全程參與的。到了第二部,您具體主要參與了哪些工作。

                  微信圖片_20170725154041

                  A:在一部動作為主的電影里,動作方面的工作是各部門中最復雜和漫長的,從前期的準備設計、訓練演員到實際拍攝、后期剪輯,幾乎貫穿了整個電影的過程,而每一個環節都至關重要。我的經驗和習慣是不放過每一個環節,一個環節出了紕漏都會影響最終的呈現,但往往每一部電影合作的導演都不同,給你施展發揮的空間有多有少。我認為,能得到我認可的最終效果必須是親自經歷每一個環節的把控,這應該是與導演合理交流后的產物,這是負責任的態度。但是在現實當中,有幾位制作人和導演肯謙遜的放手呢?

                  Q:動作導演的具體工作,除了設計動作之外,還有哪些不為常人所知的工作嗎!

                  A:動作導演的工作就是把握一切關于動作方面的拍攝,除了專業技術方面還要符合劇情人物,整合一切拍攝動作的資源,所設計到的工作細節和導演完全一樣,只不過一個是文戲,一個是武戲,是動作電影的左右手。

                  微信圖片_20170725154043

                  Q:您是如何將劇本文字部分轉化成影像的動作部分。一般會從哪方面開始入手。

                  A:從看到劇本開始著手動作設計,這個過程是把文字描述變成具體的影像動作,這個轉換首先要了解主題,就是動作的核心,核心就是戲的情節;然后抓住人物的動機和性格展開動作設計,每設計出來的動作都是人物的肢體語言,所以動作戲就是人物動作語言的交流。

                  動作戲的拍攝實際上比拍文戲復雜,完全是一張白紙上抽象呈現出來的,而文戲在文字階段就已經具體化了,這是動作戲的特點。所以拍攝動作戲會比較讓人興奮,像胡金銓、張徹、吳宇森、徐克等大導演都喜歡拍武戲,一到拍動作戲時就特別來勁,因為有挑戰。

                  Q:《繡春刀》的武術動作類型,區別于以往“飛檐走壁”的武俠片,也區別于類似徐浩峰電影中寫實動作場面,做到了兼顧動作的美與實,也契合了《繡春刀》厚重的歷史主題與背景,對于此您是如何考慮的!

                  A:在第一部《繡春刀》中我就已經建立了動作美學,拋棄高來飛去的虛化性,建立寫實與歷史背景的關系,由于動作電影有很多呈現動作的影像方式,考慮怎樣找到適合影片的整體美學是關鍵,并且需要考量動作影像在當今市場觀眾的審美標準。


                  微信圖片_20170725154047

                  寫實風格是一個沒有明確尺度的標準,何為寫實?只有真正的打斗殺人才是寫實,但是在影視劇中的寫實只是一個概念,而不是標準,只要不脫離了地球的吸引力,符合了動作的力學常理就是寫實。但同時寫實也有不同的表現形式,很多優秀的動作電影都能印證這一點。

                  在《繡春刀2》中,我是延續了第一部的凌厲實用的動作風格,這是近幾年世界動作電影發展的趨勢,也是觀眾想獲得的動作觀影體驗,我只是抓住了觀眾的心理。但觀眾對這種風格要么非常喜歡,要么就全盤否定,因為這突然而來的視覺動作體驗打破了以往武俠片動作的欣賞習慣。誰都知道系列電影從第二部開始就會越來越難拍,

                  微信圖片_20170725154052

                  《繡春刀2》同樣要面對這個難題,先入為主嘛!所以,第二部的動作呈現的突破就是難題,還好,我花了很多心思最終尋找到了方法,以武學兵法為寫實依據,同時拓展動作的觀賞性,用更加商業的鏡頭設計呈現,以此滿足更多觀眾群體的欣賞習慣,在商業電影的制作中始終將觀眾的感受放在創作中,這一直是我的習慣。

                  Q:成片里,動作部分哪些是做了特效的,比例大嗎。哪些是實在拍攝的。您怎么看待特效和打斗之間的關系!與張震、劉鋒超這樣有武術功底的演員合作,他們是否也會對武打動作提出自己的想法。

                  A:在電影中看到的特效鏡頭都是為了展示京城的面貌或山水而使用的,觀眾所看到的動作部分沒有特效的幫助,都是真實的拍攝打斗。這一點是我可以要求和堅持的,并不是說我不善于使用特效,而是我要還原武術的真實性存在。

                  微信圖片_20170725154055

                  影片中拍攝難度最大的就是案牘庫,沈煉與鄭掌班流星錘的激戰,這場打斗戲在公映之后得到了觀眾一致的高度評價。首先流星錘這種武器在以前的電影里沒有呈現過武打,因為太難拍了,誰都不愿意碰它,加上我們請來了能駕馭流星錘的演員劉鋒超先生,這是奠定拍好這場戲的關鍵。刀與流星錘如何設計到一起打斗也讓我廢了很多腦細胞,將近一年的時間我都在考慮這個,在設計中張震和劉鋒超也給了我很多好的建議,現在把這塊硬骨頭啃下來并得到觀眾的欣賞,很是欣慰。

                  Q:如何訓練沒有武術功底的演員。我們看到張譯、雷佳音等都表現的同樣出色!

                  微信圖片_20170725154057
                  微信圖片_20170725154100

                  A:如何訓練沒有武術功底的演員?這一點的經驗是一開始別把他們當人,通過自己的努力論證自己不但是人,還是很強的人,這一點就是樹立他們為了拍好動作戲的決心,只有最終的效果才能印證這個磨難的過程,這次,特別要夸獎的是雷佳音、辛芷蕾、張譯這三位沒有武術功底的演員,他們用行動讓我刮目相看,我們的口號是“訓練時別把我當人,觀眾認可了才是人”,(哈哈)有趣!

                  Q:您在動作設計的時候會為后續如何拍攝、如何剪輯動作做考慮嗎!

                  A:我制作動作的過程是“一條龍”的方式,就是從構思、設計、拍攝、運鏡、剪輯各個層面環節的把握,這一點是繼承了元奎的方式。整體構思的好處是可以良好的整體把握,即使在操作中有流失的部分,也不會對整體傷筋動骨的影響,這一直是我堅持的操作流程,這一切首先源自對劇本、情節、人物、動作、場景、兵器、道具的了解把握之后的熟練實施。

                  Q:電影里有沒有對您來說,對于動作設計的表現有印象特別深刻的或者缺憾的!

                  A:電影動作印象深刻的地方和拍攝經歷很多,深刻的就不說了,遺憾的事可以說說。在《繡春刀2》拍攝中,我在構思動作設計上投入的精力很大,也有很多的想法,除了為電影力圖設計出好的動作打斗場景之外,還想通過電影這個載體把中國傳統武學方面的特點展示在影片中,以此喚起當今社會的人們對傳統武術的重新認識,來改觀傳統武術沒落和武俠片勢弱的局面,打斗動作的設計正是一次很好的機會。

                  所以,觀眾朋友當下看到的成片動作中,只是我設計和拍攝之后的一部分,很大一部分打斗動作和具有武學意義的動作都在合場剪輯時刪去了,我很理解如何剪輯出電影整體效果和片長因素,可是一些動作鏡頭完全不影響時長和整體效果,剪掉的不是僅僅幾個動作鏡頭,而是對武俠片和傳統武術渴望回歸的心!

                  《諜影重重》一直是路陽追求的方向,但兩部戲動作部分的形態完全不能相同而論,只保留了穿著古裝的明代人用現代人的方式打架,這一點就顯得比較淺顯了,完全有可能即達到了特工片凌厲實用的動作要求,又有更高層次的文化表達,何樂而不為呢?也許只有遺憾才是電影這種藝術的特點。這一點,對《繡春刀》動作感興趣的朋友可以關注一下即將由我編寫出版的《電影動作設計》(2017年8月即將由后浪公司正式出版)一書,可以了解電影里沒有展示出來的設計思路。

                  Q:目前國內武術指導現狀如何。

                  A:現在武術指導圈這個生態比較有意思,以前香港的老前輩總是指著我們這些晚輩說,現在的武師一代不如一代等等,漸漸的老一輩退出了這個江湖被年輕動作指導補缺,然后我們這代又指著下一代說一代不如一代了,這好像成了一個輪回,其實這是前輩對后一代的期許和激勵,任何領域的進取都是高不封頂的追求。


                  未經許可 請勿轉載

                    
                  本文由 @后浪電影學院 原創發布于拍電影網,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分享到
                  0條評論 添加新評論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立即注冊
                  相關推薦
                  熱門標簽 更多標簽 >
                  Top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