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id="3dkpf"></li>

      <output id="3dkpf"><ins id="3dkpf"></ins></output>

      <li id="3dkpf"></li>

      <dl id="3dkpf"></dl>

      <li id="3dkpf"><ins id="3dkpf"><strong id="3dkpf"></strong></ins></li>
        <output id="3dkpf"></output>
        <dl id="3dkpf"></dl>

        1. <output id="3dkpf"></output>

                  <dl id="3dkpf"></dl>
                  <li id="3dkpf"><ins id="3dkpf"><strong id="3dkpf"></strong></ins></li><dl id="3dkpf"></dl><output id="3dkpf"></output>

                  <output id="3dkpf"></output>

                  <form id="3dkpf"><s id="3dkpf"></s></form>
                  電視劇《白鹿原》編劇申捷:陳忠實先生囑咐要把“朱先生”改得接地氣 ...
                  hmyism

                  2017-05-25 09:31:24

                  《白鹿原》在江蘇、安徽兩大衛視播出。該劇在細節展現、服裝道具方面均得到好評,演員表演也普遍被認可。目前受到爭議的兩個人物是劉佩琦扮演的朱先生以及孫銥扮演的白靈,前者被認為缺少原著中的“仙氣”,后者則顯 ...



                  《白鹿原》在江蘇、安徽兩大衛視播出。該劇在細節展現、服裝道具方面均得到好評,演員表演也普遍被認可。目前受到爭議的兩個人物是劉佩琦扮演的朱先生以及孫銥扮演的白靈,前者被認為缺少原著中的“仙氣”,后者則顯得用力過猛。


                  就觀眾的一些質疑,《白鹿原》編劇申捷接受了新京報記者的專訪,對于“朱先生”的人物設計,申捷表示,陳忠實跟他說過,朱先生被自己寫得過于神奇了,希望他在電視劇版中可以把這個人物重新找回來。


                  對于新近出場的李沁扮演的田小娥,申捷稱:“不知何時起,人們總以為書中的田小娥應該是充滿野性的。其實仔細讀過原小說的讀者都可以看出來,忠實先生筆下的田小娥其實是在飽受壓迫下掙扎與反抗的一個小女子。所以田小娥外表柔軟、內里堅強才是對的,我覺得李沁身上有這兩種特質,我對李沁是滿意的。”


                  質疑

                  書中情節被大量改動

                  vs

                  回應

                  書中大量插敘,拍電視不改會瘋掉



                  《白鹿原》小說中有大量插敘和倒敘,申捷說:“按照電視劇思維看會瘋掉的。”在改編的時候,為了重新捋順《白鹿原》人物出場排序,申捷用了一個星期。比如仙草和朱先生的出場順序和方式都得改;劇版白父白秉德去世與仙草生子,都發生在白嘉軒與朱先生赴清兵大營那一集,但書中三件事并未同時發生。


                  李沁扮演的“田小娥”


                  在談到《白鹿原》的改編時,申捷表示,原著中的“玄幻”部分是很大的改編難題,陳忠實告訴他,書中那些玄幻是由于人的閉塞、時代的局限所致,完全可以加以批判地去改寫。


                  另一個改編困難就是書中的情愛部分,劇版把重心放在田小娥渴求的是男人的理解和關愛,“性方面點到為止,重要的是內心。”此外,如何保留原著的文學性也是申捷考慮的一大問題,為此他特意看了《靜靜的頓河》,“人性的撕裂與掙扎、宗族的堅守與變遷離不開宏大的歷史背景,不能拋棄那片土地那個時代去寫干巴巴的人。”因此,劇版也將背景放在大歷史背景下人的思索,而不是白嘉軒、鹿子霖爭族長。


                  幾次上白鹿原采風的經歷也讓申捷難忘,和當地老農民交朋友,手把手地學割麥、拉犁,聽他們講述當年原上的日常生活。“體驗生活絕對棒。陜西的方言我集了一本、吃的我集了一本。不然我一個北京人怎么敢下筆寫。”


                  質疑

                  朱先生變成窮酸秀才

                  vs

                  回應

                  朱先生原型照片很像劉佩琦



                  劇版《白鹿原》中爭議最大的人物是劉佩琦扮演的朱先生。原著中,朱先生是一個“大仙”一般的存在,被原上人當做知曉天機的神。而電視劇中劉佩琦飾演的朱先生缺少了神秘氣息和圣賢的沉穩,只是一個年長幾歲的學者,甚至有網友評論,“朱先生變成了一個窮酸秀才”。


                  劉佩琦扮演的“朱先生”


                  對于“朱先生”的人物塑造,申捷說,陳忠實跟他說過,朱先生他是故意寫得神了,其實他就是見識高過別人,而且朱先生屬于關中學派,不是我們想象中的南方秀才,仙風道骨一般。在那片土地上的文人可下田耕作、可為民奔走。所謂為生民立命。“朱先生不是一個大神。陳忠實對我的改編提過幾個要求,其中一個就是把朱先生重新寫回來。所以,劉佩琦恰恰是演出來了朱先生的勁兒。朱先生就是生活在民眾之間、黑乎乎的形象,就是為民情愿四處奔走。朱先生原型照片真的是劉佩琦老了的時候,虎目圓睜瞪著你,不怒自威。”


                  質疑

                  六娶六喪被省略

                  vs

                  回應

                  不想獵奇博收視 擴充仙草故事



                  劇版《白鹿原》故事從白嘉軒六娶六喪,押著糧車去求第七門親開始。小說中,仙草是白家老藥房的故人五女,與白嘉軒更多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劇中,仙草則是因兄弟抽鴉片敗掉家業,先是與白家聯姻但被白嘉軒拒絕,后白嘉軒又路遇被雪埋的仙草,才有了兩人的姻緣。原著中著墨不多的仙草并不是《白鹿原》中最重要的人物,但在劇版的改編中,她卻起到不少串聯劇情的作用。


                  秦海璐扮演的“仙草”


                  在申捷看來,原著中的仙草是一個個性不鮮明的人物,僅僅是一個賢妻良母,但他希望仙草能承擔起更多的擔當和責任,而不是像小說一樣平淡如水,什么事都不摻和,“劇中仙草善解人意,有著女人傳統美德,識大體,無私支持丈夫,她也有敢為的特質。”申捷說,如果按照通常的電視劇改編套路不會這樣寫仙草,而是會把白嘉軒之前的六個老婆拎出來一個單寫,“套路寫法就是獵奇,不會六個老婆一個都不提,而且還會寫仙草一進門就會被嚇住,收視率肯定會高。但這部劇我們不希望這樣處理。”


                  質疑

                  白靈一味蠻橫任性

                  vs

                  回應

                  我覺得演員演得很好




                  劇中另一個有爭議的人物是白靈。原著中,白靈聰明靈動、思維超前。而在電視劇里,白靈的性格看上去只是一味蠻橫任性,演員的表演看起來用勁過大、靈氣不足。


                  孫銥扮演的“白靈”


                  在申捷看來,白靈實際上才是《白鹿原》的第一女主角。陳忠實跟他說過,自己最看重的就是白靈身上的叛逆。她是革命以后新時代女性的代表,她在鬧白狼最厲害的時候出生,她是白家里面最不懼怕白嘉軒的人,她極有主見一定要去上學,鎮嵩軍圍城之時不懼血腥去城頭搬運尸體,在抓捕共產黨最厲害的時候主動要求加入。申捷認為,白靈是那片沃土上萌發的精靈,大地賦予她旺盛的生命力和反叛精神,與我們當代都市長大的孩子不太一樣,“白靈是性格獨立,堅強不屈和聰明伶俐的,絕非刁蠻任性、瘋瘋癲癲、胡攪蠻纏。我覺得演員演得很好,后面慢慢看。”





                    推薦閱讀  


                  白鹿原 : 蘆葦電影劇本+劇本創作筆記


                     文章來源:新京報 

                  本文由 @hmyism 原創發布于拍電影網,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點贊 | 0 收藏 | 0
                  分享到
                  0條評論 添加新評論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立即注冊
                  相關推薦
                  排行榜
                  熱門標簽 更多標簽 >
                  Top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号码